热透新闻

起底身家数亿“黑老大”:带人围堵国土局 追打交警-中

发布日期:2020-06-03 00:43   来源:未知   阅读:

  河南许昌柴长安涉黑组织的“生意经”

  以园林生意起家,依托实际控制的企业以商养黑、以黑护商,涉及多项罪名,一审被判无期徒刑,另有团伙51人被判刑

柴长安开发的东方威尼斯小区。

柴长安在鄢陵县因修建高铁荒废的马场。

柴长安在鄢陵县的园林仿古大门。

4月28日,许昌中院对柴长安涉黑组织52人一审公开宣判。河南高院官方微博截图

2015年,当地企业拉横幅反映柴长安问题。受访者供图

  朱漆仿古大门,门口立着白象石雕,门上挂着牌匾“中道临”。提及柴长安,一名路人都可以指出他园林的位置。

  河南许昌鄢陵是个有着“花木之都”美誉的小县城,柴长安以园林生意起家,十几年间开了20多家公司,身家数亿,被当地人熟知。

  除了有钱,大多数当地人还会想到他的“暴脾气”。新京报记者采访了解到,柴长安曾因率众冲击国土资源局、法庭辱骂法官、在镇党委书记办公室打骂乡镇干部、辱骂追打交警而闻名当地。

  2018年9月,据当地媒体报道,许昌警方打掉一个以柴长安为首的涉黑组织,涉案成员66人,涉案资产达6.3亿元。

  2020年4月28日,许昌中院对柴长安涉黑组织52人一审公开宣判。新京报记者获取的一审判决书显示,法院认为,被告人柴长安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长期进行违法犯罪活动,并依托其实际控制的企业,以商养黑、以黑护商,严重破坏当地的政治、经济、社会秩序。

  被告人柴长安被判处无期徒刑,所涉罪名包括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冲击国家机关罪、聚众斗殴罪、敲诈勒索罪、骗取贷款罪、妨害公务罪等,其余51名被告人被判处22年至1年不等的有期徒刑。目前柴长安及部分被告人已提起上诉。

  从三轮车夫到园林大户

  今年56岁的柴长安,个头一米七多,平时戴着眼镜。尽管只有初中文化,但跟他有过交集的人都觉得,乍一看还有些“斯文”。

  柴长安老家彭店镇柴庄一位村民介绍,柴长安兄妹6人,他是老三,年少时家里很穷。为了讨生活,上世纪90年代柴长安曾在乡里开三轮车拉客赚钱,之后又卖包、卖鞋,走村串户卖水果,“是个能吃苦的人。”

  柴长安的家人也说不清他是如何发家的,只知道早年间,不少人靠种树卖苗发了家,2000年前后,柴长安也入了行。曾帮柴长安收树苗的张建国告诉新京报记者,在他的印象中,柴长安说话爱带脏字,拖欠工钱,干了几次后,他嫌这个人人品“孬”,就不再为他收树了。

  之后几年,柴长安在许昌、平顶山等地接绿化项目,渐渐攒了些钱。2008年,柴长安注册成立了河南兴隆绿化工程有限公司,经营花卉、苗木种植、销售、绿化工程设计施工,并逐渐拥有四座园林。

  其中最为知名的一座名为中道临。一位去过该园林的人回忆,园内有一栋四合院,还有人工湖、亭阁、观音像。柴长安在园林里的办公室装潢豪华,全套红木家具,陈设着古董花瓶、象牙、犀牛角等物品。

  公诉机关指控,2008年以来,柴长安先后纠集赵根坡等社会闲散人员有组织地实施违法犯罪活动,逐步形成了以柴长安为首的黑社会性质组织。2012年以来,柴长安又先后笼络包括自己亲弟弟在内的多人加入该组织,以成立的公司为平台,采取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滋扰等手段为实际控制的企业攫取非法利益,支持该犯罪组织的非法活动。

  涉及多起强迫交易、非法拘禁等罪名,都发生在中道临园林的四合院内。

  新京报记者获取的一审判决书显示,2014年3月,为催收高利贷,在中道临园林内,柴长安及手下采用恐吓、威胁、殴打、拘禁等手段,强迫一名老板转让皮具公司。

  多名涉案人员称,要说事了,柴长安就会发短信说“过来”,他们都知道要去园林,逢年过节,他们带礼物到园林四合院找柴长安。2018年3月,在得知柴长安被公安机关抓获后,手下两人还从中道临园林内转移出250发弹形物品。经鉴定,该250发弹形物品为小口径步枪弹。

  多名受访者表示,柴长安在鄢陵暴得大名,源于2010年7月率众围堵鄢陵县陵南客运站。当时,柴长安朋友的小孩在客运站内被撞身亡,尽管公安机关已介入调查,柴长安当天仍带着数十人把客运站两个门锁上,打砸调度室,围堵了三天,导致客运站无法正常运营。最终,客运站赔偿柴长安的朋友69万元了事。

  放高利贷抵工程款 用月饼抵账

  2010年12月,柴长安成立了河南东升兴隆置业有限公司(简称东升置业),开始涉足房地产,并在鄢陵新区开发了东方威尼斯小区。

  小区在2013年动工,但一年后就被媒体曝光拖欠农民工工资的问题。2014年12月6日,施工方河南华安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华安公司)的农民工前往威尼斯售楼部讨薪。判决书显示,当晚柴长安领着四五十个带着钢管的人,还牵着两条藏獒,连打带威胁把农民工赶出工地,还扣留了施工方价值五百多万元的建筑材料。

  华安公司的法务告诉新京报记者,为了解决农民工工资,当地政府垫付了一千多万,其他工程款,柴长安是以向施工方放高利贷的形式付的。

  另一家施工方河南中州万基城市建设有限公司(简称中州万基)也有同样的遭遇。2015年5月21日,央视以“高楼背后的秘密”为题,报道了600多名农民工被拖欠1300万元工资。在采访中,中州万基项目负责人黄守忠表示,之所以拖欠工资,是因为开发商东升置业没有支付工程款和材料款。

  最终的解决办法是,柴长安提出放高利贷给他,以高利贷抵工程款。不得已,黄守忠接受了这一方式。“对方本应付我600万工程款,名义上是他贷给我600万,利息是30万,这样他只给570万元。”

  中州万基的法务也向新京报记者证实了此事。他透露,到了工程验收时,东升置业也把施工人员赶出了工地,扣押了设备和钢筋材料,“大门一锁,四五只藏獒在门口,谁也不敢进去。”

  不只是以放高利贷的形式抵工程款,柴长安甚至用白酒、月饼、化妆品来抵账。

  一名水泥供应商回忆,自己为柴长安运送水泥,柴长安指使手下人提出,用白酒抵账,“市场价270元一箱的白酒,抵债2000元。”这名供应商说,自己在售楼部耗了一天也只能同意,有同样遭遇的人还有近20人,被抵债的款项超过50万元。

  一审判决书显示,2012年底,东方威尼斯小区承建商宋正建多次找柴长安要工程款,最终柴长安让他签一个抵账协议,“说是把他的奥迪车抵我的18万工程款,如果不这样,他就不支付以后的工程款。”经鉴定,这辆奥迪车价值8万余元。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除了此事,柴长安还曾以300斤月饼、318箱白酒、45件化妆品抵扣工程款近70万元。

  2014年1月,因为继续被拖欠工程款,宋正建用手机向许昌市政府官员发举报短信,信息发出后不久,他被柴长安手下员工叫到售楼部,“他进到售楼部里就开始指着我骂,说我胡乱给领导发信息,然后逼着我让我给领导发信息说,工程款已经全部结清。”宋正建说。

  宋正建说,因为拒绝发短信,他当天被扣留在酒店一晚上。

  上述事实以强迫交易罪、非法拘禁罪被法院认定。

  动辄出手打人 带人围堵国土资源局

  虽然看起来斯文,但多名跟柴长安有过来往的受访者都认为,柴长安脾气火暴,动辄出手打人。

  新京报记者梳理判决书显示,从2010年到2018年,柴长安及其手下成员涉及17起寻衅滋事案,每一起都有人被打。

  2013年10月,在乌鲁木齐飞往郑州的航班上,柴长安不按要求坐座位,航班空中安全员劝阻时,遭到柴长安和手下员工的辱骂殴打,导致安全员骶骨骨折,临时停飞。

  2017年12月,在自己开发的东方威尼斯小区门口,因为停车纠纷,柴长安当场殴打一名女业主,在民警到达现场处置期间,柴长安继续对女业主实施殴打。

  一名参与殴打女业主的手下员工供述,被带到派出所后,柴长安待了两个小时就离开了,这让手下人觉得,跟着柴长安打人也没事。

  甚至连乡镇干部都未能幸免。2016年8月,鄢陵县陈化店镇政府召开会议期间,柴长安闯进会场,对镇政府办公室主任辱骂、殴打,造成恶劣影响。

  柴长安还曾在镇党委书记的办公室殴打乡镇干部。一审判决书显示,2018年1月,在鄢陵县陈化店镇党委书记的办公室,柴长安以跷二郎腿为由,对陈化店镇干部兼陈化店社区支部书记魏长青进行辱骂、殴打,之后又把魏长青和社区主任一同带到园林内进行辱骂。

  另一起引起广泛议论的事件是,柴长安曾三次冲击国土资源局拍卖会场,并用多辆豪车堵住国土资源局的大门。

  据许昌警方通报,2012年5月26日,柴长安为达到个人非法目的,指使多人驾驶多台车辆,将鄢陵县国土资源局大门堵住。而后,柴长安带人强行冲进拍卖大厅。一审判决书显示,在会场,柴长安拖拽话筒,辱骂殴打工作人员,致使工作无法开展,严重扰乱办公秩序。

  当时参与拍卖的许昌一家公司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他们公司是招商而来,柴长安之所以阻挠拍卖会,是为了让外地公司掏一笔钱,“不给钱就拍不成地”。最终,这家企业给柴长安打了120万。

  带人堵国土资源局大门的事在2013年又发生了两次。其中一次是因为柴长安的司机违规停车被国土资源局的工作人员劝阻,柴长安便让司机将车堵在门口长达半小时。

  甚至在法庭上,柴长安也敢辱骂法官和对方律师。

  前述华安公司法务告诉新京报记者,2016年,华安公司起诉东升置业追款,当天柴长安就带20多人进来旁听,法庭陈述阶段,柴长安在法庭上辱骂自己和法官。

  这名法务说,庭审结束后,柴长安用五六辆车围堵他,不让离开。最终华安公司法务在法警开车护送之下才得以离开,“临走时柴长安说了句,在哪儿都能动你”。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从2008年到2016年,柴长安及其手下注册成立了20余家公司,涉及园林、马场、房地产等多个行业。但其实际控制的5家绿化公司中,只有一家有实际业务,其他都是空壳公司,用于办理银行贷款和放贷。

  据许昌警方通报,2015年12月30日,柴长安团伙成员以一个园林绿化公司的名义虚构购销合同,伪造资产负债表、利润表、现金流量,骗取河南某农商行2590万元贷款,贷款到期后拒不归还本金及利息。

  被柴长安使用身份信息注册为法定代表人和股东的有同村人柴发展。判决书显示,柴长安以柴发展等手下员工的名义还实施了另外8起骗贷行为。贷出款后,柴长安将2000万以高息出借给他人,获利近200万元。

  2020年5月6日,柴发展的妻子告诉新京报记者,柴发展曾说过不想跟着柴长安干了,但不敢退出,“柴长安说谁敢退出,就别想好过。”

  征迁时偷栽苗木骗取千万元补偿

  2020年4月28日,许昌中院一审对柴长安等52名被告人以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罪进行公开宣判,其中柴长安被判处无期徒刑。

  被告人柴长安的辩护人提出,本案不应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柴长安提出其不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者、领导者。但一审法院未予采纳该辩护意见。

  新京报记者梳理发现,被卷进柴长安涉黑案的人,大多是柴长安的亲戚和老乡。

  柴长安被认定的14个罪名中,量刑最重的是诈骗罪,被判处无期徒刑。这些诈骗行为均发生在2016年。

  一审判决书显示,2016年初,许鄢快速通道鄢陵段即将扩建,并占用柴长安的四个园林。柴长安得知这一消息后,提前安排手下员工在园林内偷栽、抢栽,骗取补偿款1100余万元。实际上,经鉴定,许鄢快速通道扩宽范围所涉柴长安的苗木费评估值为284万余元。

  鄢陵当地一名熟悉内情的人士告诉新京报记者,道路扩建的消息前期极少有人知道,柴长安是提前得知的。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时任鄢陵县柏梁镇党委副书记陈学兵以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被提起公诉。

  法院认定,陈学兵负责柴长安四个园林的征迁工作,纵容其在被征迁园林内偷栽、抢栽苗木,并授意评估公司按照“就高不就低”的标准进行评估,致使柴长安获取高额赔偿款。在政府对上述园林赔偿后,陈学兵还放任柴长安将本应由政府进行处理的花木移植走。

  此外,柴长安以建设东方威尼斯小区期间平整地面、清障赔偿、挖断军用光缆赔偿等为由,骗取鄢陵县政府补偿款369万余元。

  5月11日,面对新京报记者采访,柴长安的母亲提起儿子时表示:“不知道柴长安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与外界认为脾气火暴、动辄打人不同,在柴长安的老家,柴长安被指出手阔绰,热衷慈善事业。当地扶贫办曾发布消息称,2017年12月,柴长安作为河南东升兴隆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积极响应鄢陵县脱贫活动,拿出216.5万元,购买大米10万斤、食用油6000桶、棉衣4000套等,捐赠给贫困家庭。

  这些物资装满了十余辆卡车,捐赠物资时,柴长安坐着轿车在队伍最前面,亲自将物资送到贫困户手中。

  柴长安老家彭店镇柴庄的一位邻居回忆,柴母80岁大寿时,柴长安大摆筵席,全村人都可以去吃饭。他还搭了戏台子唱戏,往台下撒红包,里面装着50元、100元的人民币。邻居说,柴长安有钱后偶尔开车回村,都知道他的两辆豪车,车牌尾号是三个6、三个8。

  5月13日上午,鄢陵县姚家路口,中道临园林已经闭门多日,不少工人在路口等活儿。县城不大,柴长安被判无期徒刑的消息很快就传开了。“如果是以前,这样围着议论柴长安,要是被他知道了,也可能会被打。”一名工人说。

  A10-A11版采写/摄影(除署名外)新京报调查组 实习生 王泽勋

【编辑:叶攀】